关键词为‘非典’的文章

丝袜奶茶的故事

星期二, 六月 21st, 2016

【原文发布于,作者 赵燕婷。】

铁皮排档前放着醒目的绿色木櫈;档内师父一边拉高水壶,一边将热水倒进茶叶袋,以纯熟的手法「拉茶」;排档上面挂着一幅以老套字体写成的招牌:「鲜奶汽水、各式饼食」。这道5、60年代典型「老香港」的风光,是隐身于中环商业区、1952年开业的熟食排档──兰芳园。

兰芳园老店位于中环结志街,至今每天卖出超过1000杯港式奶茶。这杯地道风味,多年来吸引了无数游客。兰芳园在2009年至及2011年,更分别在尖沙咀和上环开设分店。 (更多…)

瓜女子的坚持

星期日, 七月 14th, 2013

原文节选于《张艳茜的BLOG》,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以后的事谁能做主》。】

很佩服一个作家朋友,他从当年下乡做知青起开始写日记,一写就是三十多年,一天都没有间断过,听了令我心生敬意。三十多年的日记本,摞在一起,我想象着大概得有等身的高度吧。看过他回顾“四人帮”倒台前的那一段历史的文章,冷静而翔实,其实就是他的日记摘抄。他说,日记几乎就是他的写作蓝本,所以,才有他看似轻松的陆续发表三百万字的作品量。 (更多…)

金丝峡记

星期六, 六月 22nd, 2013

原文首发于《三藏死了》,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儿时的雨季》】

1

2013年6月15日下午6时许,在经过2个小时的丹江漂流和18公里的山路颠簸后,我乘坐的大巴,停在了金丝峡国家森林公园门前的车场。

2

有很多的故事,一直未说。而我和金丝峡的故事,却说来话长。

3

很多人都会说“当我年轻的时候”,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代表他已经老了。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遥远的就像过了几个世纪。

那一年,非典肆虐着我的城市,在每条大街小巷。那时的金丝峡景区,刚刚升级为国家森林公园,有朋在景区内开了一家农家乐聊以营生,于是,机缘巧合之下,我背起行囊,进山避灾。

却未曾想,便与这座山结下了缘。这一去,驻足四月有余,二次进山,已是次年,却也停驻两月有余。

依然未曾想,这一去,便十年,两茫茫。 (更多…)

转移焦点也是舆论管制

星期三, 五月 15th, 2013

原文首发于《扯氮集》,感谢作者“魏武挥”的原创和分享,曾撰文《博客的衰落与微博无关》】

中国的舆论管制模式,大致上有三种模式。

  • 其一为报喜不报忧模式。这个模式的主要特点是不报负面新闻。早期大量的宣传工作都是这个核心理念。这个模式在SARS事件中大受打击,因为盖不住。
  • 其二为丧事当喜事报模式。这个模式又可以称为“兴邦”模式,因为这个模式在汶川地震中走到最成熟的顶峰阶段。这个模式的特点是报负面新闻,但报法是用“喜事”来冲淡“丧事”:比如大肆宣扬灾难中的英雄人物,大力播报事件中的感人故事,诸如此类。这个模式走到动车事故的时候,颇为艰难。因为微博上主要活跃且有影响力的群体,大致算是受过高等教育,不太容易被这样轻易忽悠。
  • 其三为移情模式。这个模式是第二种模式的进化。因为丧事当喜事报,用多了会让人恶心:都这样了,你还吹吹打打?移情模式依然会报负面,但会挑选负面中的某一个不是那么关键核心但又的确吸引眼球的点,将公众情绪引向那里,大做文章,以转移视听。 (更多…)

SARS十年了

星期一, 三月 11th, 2013

原文首发于《三藏死了》,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儿时的雨季》】

那场席卷960万平方公里,造成上万人感染、数千人丧失生命的灾难和五年后那场地震被后来的人共同称为是民族之殇。

巧合的是,这两场民族之殇,都在最后被普遍的认为是人祸多于天灾;同时,前者是在胡温的三驾马车刚刚启动之时,后者则是胡温第二个五年的起始。这两场灾难,巧合或者不巧合的发生在所谓的黄金十年的重要节点上,让政府工作报告里的一片自诩之声和大会堂里曲意讨好的掌声显得多少有些滑稽和不可思议。 (更多…)

宣传部如何管理媒体

星期日, 一月 6th, 2013

【本文首发于2013年第一期《南方周末》遭遇了新年贺词事件之后,@石扉客的微博上,遭新浪删除后,作者@石扉客将其整理成文。附录为2004年3月北大新闻传播系副教授焦国标的《讨伐中宣部》。@石扉客的微博已被注销,焦国标已去美国。】

1、组织部、宣传部、统战部和政法委、纪委这三部两委,是当下地方党委内的主要五个机构,其首长都在常委会之列,各自管辖一摊子事务。这是当下党内的基本政治架构,也是当下政党意志扩充成为国家意志之间的过渡桥梁之一。 (更多…)

凭什么杀医生?

星期一, 四月 23rd, 2012

原文首发于《Polly》,感谢作者“瓷瓜子”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写给女儿的信:相信爱与常识 》】

以前因为工作原因,和很多人聊过医院的事情,无论是有钱有权识字有身份的,还是引车卖浆看图没有身份证的,大家意见基本一致:门难进,脸难看,病难好。末了总有一句大同小异的国骂,看病太TM贵,医生太TM黑!谁要是和卫生部官员一样,大义凌然的驳斥大家说的都不对的话,那么请谁到医院去走个全流程试试,光排队一项都能把你排成个生活不能自理,当然,你要是属于开车能在长安街掉头的主,自然不在此列。 (更多…)

小心国青变国倾

星期三, 六月 29th, 2011

中国国青男篮,U19的孩子们凑在一起打篮球,不过沾了国字号的光,肩负起为国争光的光荣使命,瞬间将游戏上升到了战斗的高度。可是,这帮原本该高考读大学的孩子们偏偏不争气,这个门进那个门出,成绩没怎么出类拔萃,倒是祸国殃民了不少。

中国国青男篮不像是一支篮球队,更像是一个明星班,成天都是边角余料镶朵花。要么是CCTV实时报道,客观公正,要么是宋祖德查小欣之辈嘴里吐不出象牙来,胡说八道。但国青队仿佛就是负面新闻的集中营,成天都被口诛笔伐、炮火连天包围着,幸亏总有领导的庇护,殊不知这庇护后的下场会是怎样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