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鞭炮’的文章

[西安e报:2258期]人生就像公交车

星期五, 二月 27th, 2015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5年2月27日。2013年的2月27日,四川乐山十名商户因商铺被强拆,准备去北京上访的时候,被困西安城西客运站里了。原来是乐山政府得知此事后,派人一路相伴,护“送”到了西安。不过这种高级待遇不是人人都能消受得起的,商户们待在大厅里,吓得不敢出去吃饭,怕遭遇不测… (更多…)

对话(255):卖鞭炮的故事

星期六, 十二月 27th, 2014

时间:2014年12月25日

地点:北郊某小区

人物:小张

对话人:长生

:最近弄啥呢?

:小区邻居家办喜事,咱去给搭把手帮忙。

:你是帮啥忙?

:忙人点炮么。小区都是拆迁安置的,以前都是一个村的,连炮都是从邻居家那买的,5000响,拎了4串。 (更多…)

[西安e报:1516期]过年要不要来一发

星期五, 二月 15th,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3年2月15日。2011年的今天,受突尼斯茉莉花革命的影响,利比亚爆发大规模示威和革命活动并很快演变为内战,在当年10月,独裁者卡扎菲被枪击、爆菊而亡。下面进入今天的西安时间——

[1]被热议的烟花爆竹

西安的焰火
焰火下的西安城(via:秦岭松林)

早在春节之前,雾霾肆虐古城之际,就有网友开始呼吁不要在春节期间燃放烟花爆竹。比如,2月2日《今日咸阳》副总编辑“@秦岭松林”就说:“2013春节将至,西安创下多日未见蓝天红日的雾霾记录!咱的生存环境都这么恶劣了,真的别再燃放烟花爆竹了!又有火灾隐患!” (更多…)

鞭炮应回归乡村

星期五, 二月 15th, 2013

原文首发于《当下最美》,感谢作者“孔明”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山中奇遇》】

中国是古国,习俗自然多而且古,鞭炮存世2500年,说是古俗有根有据。古人是迷信主义加实用主义,燃放鞭炮是为了驱鬼祛邪;古人是浪漫主义加魔幻主义,燃放鞭炮是为了一种寄托,一种梦想,一种释放。王安石诗云,“爆竹声中一岁除”,旧岁去,一年的晦气也去。辞旧迎新,辞的是晦气,迎的是紫气。春来,紫气东来,万物复苏,新岁自然载负并寄托了新梦。 (更多…)

《西游降魔篇》:周星驰的体验

星期四, 二月 14th, 2013

如果说周星驰的第一个巅峰是1992年,那年不仅被封为“周星驰年”,他自己更是凭借《审死官》获封亚太影帝,那么,他的第二个巅峰就是1995年,这年因为《大话西游》。

《大话西游》当时在香港并不红,后来由于一群北京大学生二逼地推崇那些盗版自《重庆森林》(该片出土于1994年,早于《大话西游》)的经典台词,无节操地顶礼膜拜,以至于被香港人直呼“践踏原著”的《大话西游》跟一车鞭炮炸垮大桥一样没有道理地红得一塌糊涂。 (更多…)

过年的传统

星期一, 二月 11th, 2013

原文首发于《朱鸿的BLOG》,感谢作者“朱鸿”的原创分享,曾撰文《话说门神》】

年是什么?长安人没有谁会纠缠此问题,只知道过年是一种风俗,一种传统,一种春的庆祝,也许还是一种仪式,有神圣的意思,已经深入灵魂,谁能拒绝这样一种精神活动呢!

小孩图其热闹,早就问爷爷奶奶什么时候过年了。进入腊月,大人便一声紧一声地慨叹过年,并为之准备。做新衣,买新帽,漫墙,擦门,拭窗,拆洗被褥,祭灶,买菜,杀猪,压面,剪窗花,贴楹联,气氛越来越浓。 (更多…)

年的味道(上)

星期六, 二月 9th, 2013

原文首发于《小今的BLOG》,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柿子饼是这样炼成的》】

社火,也叫社伙,社火源于先秦时代的“社祭”,一般以一所寺庙为中心,由周围村社联合举办,称为“社祀”,到了宋代已经演变成为节庆活动,特指春节期间民间带有媚神性质的风俗歌舞,崇拜社神、歌舞祭祀,在中国有着几千年的传统和历史,是为中华最古老的风俗之一。虽然多年来在农村与城市的文化融合过程中,损失掉了不少宝贵的东西,但在相对封闭且广阔的农村天地间,总保留着能让城市人惊讶的一些艺术。 (更多…)

一周体坛回眸:转会故事

星期日, 二月 3rd, 2013

电影炸《桥》需找原创,咱们炸桥鞭炮足矣;红霞丑貌易勾官员,性欲满泄忽略审美;《我是歌手》观众抢戏,矫揉造作没有下限;国际《云图》复杂故事,中国《三体》着手挑战;孙杨师徒矛盾升级,一举成名却忘恩情;房叔房姐接二连三,“房事”拷问中国房市。近日社会好生热闹,体坛也来插一杠。巴神重回米兰城、德罗巴状告申花要转会、小贝奔赴巴黎,一帧帧片段拼凑成《转会故事》。下面进入1月28日-2月3日的体坛回眸:

一周主打事件:巴神明着当叛徒

巴洛特利,离经叛道,放荡不羁,堂堂90后,却有黄老邪的风范,萧疏轩举,湛然若神。在球场上,以怪异造型闻名于世,更以思考人生变成足球哲学家;在球场外,以男性魅力征服美女,无数美女甘愿老牛吃嫩草。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