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音乐会’的文章

与《小王子》再次有约

星期四, 四月 21st, 2016

原文首发于2007年《文汇报》,原标题为《今夏,我们与<小王子>再次有约》。感谢作者“马振骋”的原创分享,本文系作者在东方艺术中心的演讲稿。注:全文较长,阅读大约需10分钟。】

我国读过《小王子》的人何止成千上万,读过五次三番的也大有人在。但是对《小王子》作者的生平与信念有较深了解的恐怕不多。今趁法国音乐剧《小王子》将在东方艺术中心演出之际,谈一谈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其人其事,目的为更好理解这部称为童话又更宜于大人与儿童共同阅读的书。圣埃克苏佩里的生活与作品相辅相成,两者又同样绚丽多彩,如沙漠中的劳伦斯,生活就是传奇。

巴尔扎克不知在哪部小说里说过这样的话,人生有时比小说还离奇。法国小说家的经历类似传奇也是有传统的,古代有龙沙、拉伯雷、莫里哀、雨果等,近代有马尔罗、圣埃克苏佩里。使圣埃克苏佩里一生跌荡起伏的是1920-30年代民用航空兴起与发展时期,他在高空翱翔中感悟人生,自有一番与常人不同的体验。他在《人的土地》(1930)一书的引言中这样写道:

我们对自身的了解,来自大地,更多于来自全部的书本。因为大地桀骜不驯。人在跟障碍较量时,才发现自己的价值。但是,为了克服障碍,人需要一个工具。需要一个木刨或是一把铁犁。农民在劳动中,逐渐窥探到自然界的一些奥秘,他挖掘到的真理却是无处不在的。同样的,飞机这一个航空运输的工具,也使人接触到所有这些古老的问题。

圣埃克苏佩里生于1900年,在中学时成绩平平,热爱文学与机械。直到1926年才实现了志愿的第一步,考入拉科艾尔航空公司,从见习生到飞行员,驾驶教练机往返于图卢兹与佩皮尼昂之间,后又开始夜航飞往非洲萨布兰加、达喀尔,再后又往南美洲开拓巴塔戈尼亚航线,从里瓦达循亚海军准将城(阿根廷)到阿雷纳斯角(智利)。 (更多…)

陪我们长大的歌

星期四, 一月 14th, 2016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暗香浮动》 。】

虽然在华语歌坛,有资格唱《她来听我的演唱会》的歌手并不止张学友一位——这里的“资格”,是指结结实实红足二十年以上,然而一旦听过他娓娓如诉,温暖又沧桑的演绎后,便再不做第二人想。

这首歌以“她来听我的演唱会,在十七岁的初恋第一次约会”始,至“她来听我的演唱会,在四十岁后听歌的女人很美”终,张学友的歌,陪伴了歌中女子的数段感情经历和整个青春时光。这首歌之所以打动人心,是因为和歌中女子一样,大多数人十七岁到四十岁这二十多年,的确是可以用一首首歌串起来的。 (更多…)

[西安e报:2542期]绿教向红教宣战了

星期二, 十二月 8th,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2015年12月8日。1994年的今天,一部分“领导先走”了。有不少人为此事洗地,狡辩没人说过这话,这帮狗操的傻逼明显是转移注意力!为那些被大火吞没的孩子们祈福!

[1]七条微博

浦志强一案的“庭前会议”在雾霾爆表的支那首都召开,传来的消息令人更觉可笑:之前构陷他的30多条微博被压缩到了7条(2161之事件2420之“上”),罪名再次变成了“煽动民族仇恨”和“寻衅滋事罪”,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罪证”和“指控”了。 (更多…)

[西安e报:2475期]上层社会被盗

星期五, 十月 2nd,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2015年10月2日。三年前的这天,在“九一五打砸抢烧”中用U型锁砸破李建利脑袋的蔡某在河南被捕

[1]秦某去哪啦?

长安大学近期新闻(2471之62474之8)不断。下面又是一条正能量: (更多…)

[西安e报:2463期]天凉好个秋

星期日, 九月 20th,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9月20日。1912年9月20日,时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袁世凯先生下令全国尊孔。这与曾经的焚书坑儒,宋代的独尊儒术,如今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似乎都有异曲同工之效。

[1]秋香

图片
桂花

(更多…)

一位民谣歌手的离开

星期三, 八月 26th, 2015

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大病免费全民推动计划》,原标题为《民谣歌手老衲因病负债自杀后死去(为什么要大病免费案例之七十四)》。感谢老衲好友赵一铭、创意长安·球球的原创分享】

老衲其人

本篇系老衲的好友赵一铭所撰。

民谣道长老衲,原名杨松,1986年3月21日出生于陕西省渭南市。因生前创作内省批判作品《师太你就从了老衲吧》而得此艺名!据杨父介绍杨松出生时仅有三斤重,从小体弱,据后来医院诊断推测可能患有先天性血管疾病!11岁时杨松的母亲就离家出走…99年初中毕业,离开渭南老家在西安市胡家庙某商场做保安时接触摇滚乐开始弹琴学习音乐,2002年开始四处流浪,并在云南大理等地待过将近十年,期间创作原创音乐作品并酒吧驻唱、街头卖唱!

期间腿部患有静脉血栓并逐步恶化,于2013年回到渭南老家医治,期间又发现患有心肌梗塞,并于2014年初在西安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接受心脏支架手术花费十几万,为了支付高昂的医药费其本人和家人四处凑钱负债累累!记得去年见面时他本人跟我说起过每次到西安买药就是三四千! (更多…)

《歌曲改变人生》:音乐的魅力

星期五, 八月 7th, 2015

《歌曲改变人生》,这个译名过于直接,不如直译过来的《再次出发》神秘。当然,《再次出发》又不如约翰·卡尼的成名之作《曾经》来得高深莫测,余音袅袅。《曾经》,乍眼一看,以为讲述的是曾经的故事,实其本质与《歌曲改变人生》一样,音乐联系起两个不得志的人,音乐实现了两个不可能的梦,明明白白的励志文艺片。

这正是音乐的魅力,同时,也是音乐电影的魅力。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从此屌炸天,这类情节已用烂到无以复加的程度,实在勾不起猜测结局的欲望,本来无比狗血的剧情吸引不了过多的观众,甚至会看着看着昏昏欲睡,此时,配上动人的音乐,让镜头律动起来,便调和了老套与烂俗的味道,这便是使用音乐的讨巧。 (更多…)

[西安e报:1623期]600路去留无关民意

星期日, 六月 2nd,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今天是2013年6月2日。1946年的今天,由于二战导致民怨四起,意大利举行了决定国家政体的公民投票,意大利王国被废除,意大利共和国成立。

[本周公共事件]600路去留无关民意

5月28日,周二,魏民洲先生在冒雨调研后召开会议,借交通局局长任立新之口表达了如下决定——将600路的线路从“凤城七路-陕师大长安校区”调整为“电视塔-陕师大长安校区”(1619期之1)。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