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风雨人生路’的文章

风雨人生路(七):首先要拯救自己

星期二, 二月 8th, 2011

【本文为王磊老师的自述体回忆录,作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

(七)

从1989年7月到1990年5月,我思想经历了一次巨大的痛苦的蜕变。

从小在中国传统文化里浸泡,又在正统的政治教育中成长,形成了根深蒂固的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总以为天下兴亡的担子就在我们肩上,爱国是义不容辞的事。这种知识分子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走向极端,就成了知识分子历史悲剧的根源。 (更多…)

风雨人生路(六):残酷无情的斗争

星期一, 二月 7th, 2011

【本文为王磊老师的自述体回忆录,作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

(六)

我是1981年11月初来到宝鸡的,宝鸡师院在福临堡原长寿中学的地址上,坐公交车二公里半下车。走近校门,说这是一所大学,简直让人难以相信。因为与西安的那些大学相比,尤其是与陕西师大相比,显得太小太简陋。天空阴沉沉、灰蒙蒙,和我的心情一样。报道后,安排住在半间大的平房小屋里,屋顶相通,一点不隔音,可以听到旁边几家的任何声音。 (更多…)

风雨人生路(五):大事自做主

星期六, 一月 29th, 2011

【本文为王磊老师的自述体回忆录,作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

(五)

大学毕业后,家里就开始操心我的婚事。由于我出身不好,不仅父亲是历史反革命,文革中家庭成分又划补为商业资本家,成了“双料货”,一般人家都不敢和我家攀亲,怕政治上受连累。加之我在山区工作,接触人的范围非常有限,一时没有可谈的对象。我自己对这件事倒不是很急,但父母亲特别着急。1969年春节回家,有人介绍了一个插队知青,是高66级学生,认识后双方大体还满意,就进行了简单的订婚仪式。互赠礼物。我到单位不久,女方即后悔,来信说怕受我家政治上的影响,将来不好找工作,我当即表示解除订婚关系。 (更多…)

风雨人生路(四):红卫兵爷爷

星期五, 一月 28th, 2011

【本文为王磊老师的自述体回忆录,作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

(四)

形势的变化出乎我们的意料。6月2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北大聂元梓等七人的一张大字报,并加了评论,于是一场轰轰烈烈延续十年之久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这场大动乱,对国家、人民造成的灾难极为深重,对我个人而言,不仅失去了10年最宝贵的青春时光,而且直接导致了婚姻悲剧,让我精神上承受了极大的痛苦。 (更多…)

风雨人生路(三):从不怀疑

星期四, 一月 27th, 2011

【本文为王磊老师的自述体回忆录,作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

(三)

我能上大学,实在幸运,我曾想过,如果上不了大学,我这一生可能完全是另一种样子,上大学和上研究生,两次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说“知识改变命运”,还真有点道理。

1962年,困难时期还没有完全过去,许多1958年刚办起的大学纷纷下马,不少老大学暂停招生或减少招生,高考录取比例是历年来最低的,据说理科是10:1,文科是16:1。陕西师范大学当年只有中文、数学两系各招60名,其他系都没招。在招生数量这么少的情况下,一个出身不好的学生能录取,当然是幸运。现在想起来,我都非常感谢师大那年的招生老师。据他后来讲,我的平均分是78分,算是很高的。西北大学的招生老师嫌我出身不好,没要。师大这个老师觉得不录很可惜,犹豫片刻,还是要了我。这些是我上学以后才知道的。 (更多…)

风雨人生路(二):大跃进时期

星期三, 一月 26th, 2011

【本文为王磊老师的自述体回忆录,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

(二)

清涧中学是1953年建立的,当年招生,首届学生1956年毕业,称为56级。我们这一届算59级,共四个班,我分在59级3班,班主任是白家骥老师,给我们上语文课。

清涧中学是县上的最高学府,校长曹国璋和县长一个级别,老师多是从外地来的大学毕业生,很洋气。城里人由于尊师的传统很深厚,对中学老师格外敬重,师生也都有点高人一等的自豪感。我上小学时,每次看到清中学生到文庙开会、听报告时,排着整齐的队伍,每人手里拿一个油漆的又黑又亮的单人凳子,比我坐的长条凳好多了,心里非常羡慕,盼着自己也能成为清中的一名学生。 (更多…)

风雨人生路(一):战争年代

星期二, 一月 25th, 2011

【本文为王磊老师的自述体回忆录,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

(一)

“万方多难此登临”,好像是杜甫的诗句。二十岁时登华山,看到刻在石壁上的名人题字,就是这句诗。

我想到了自己的出生。因为名人题字的时间是抗战时期,而我正是在这万方多难时出生的——1943年3月。

现在回想起来,我的出生时间和地点都似乎预示了后来的多灾多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