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鲁迅’的文章

送别陈忠实:兼议当今中国作家之现状

星期一, 五月 2nd, 2016

原文首发于共识网,作者“白志强”。】

今天(4月29日)早上忠实老师走了(2685期之42686期之3)。走的匆忙。他一生做事写作总是匆忙。像农村赶大集。

会否留下一篇走前的文字,如路遥一般,走后过了一段时间才翻出来他的一篇遗作为《早晨醒来是中午》。那篇作品是路遥对生命的颂歌?否,是悲凉的吟咏。

忠实老师走前,应该有如此的对生命的一声浩叹。

这位农民作家一生浸泡在农村。写的是农村。大写的是中国的农民。他一生倔强坚忍如牛如驴如马如秦岭野山深处的一头野豹子。 (更多…)

顾后瞻前说春节

星期二, 二月 9th, 2016

原文首发于2016年2月1日《西安日报》,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发生在波茨坦和台北的两个故事》 。】

春节是一种文化。

所谓文化,指的是人的生活理念、生活方式、生活形态的总和。在人类社会中,文化的涵盖面极其广泛。纵向考察,文化是一条源源不断的长河,从远古流到今天、流向未来;横向观览,文化则有本土文化与外来文化之分,二者相互碰撞、磨合、交融,共谋发展。

春节是一个古老的中国传统节日,当然也属于文化的范畴。春节的出现、发展和完善,是在农耕文明时代,也因此,仔细考察节日期间的民俗,就很容易发现农耕文明的烙印。 (更多…)

阅读殷汉西

星期一, 一月 25th, 2016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屠呦呦是一面镜子》 。】

与殷汉西先生在一个单位上班、一个小区居住,但由于退休前工作上几乎没有联系,退休以后,对单位里的事我又不再关心、从不过问等原因,我们俩,交往其实并不多。

说来惭愧,最初阅读殷汉西,是在被一些人认为不怎么“正经”的麻将桌上。但在我看来,麻将者,一种工具而已,可以用来赌博,也可以用来娱乐;并且,从来不摸麻将的未必是好人,不时打打麻将的也不一定是坏人。梁启超曾这样描绘自己:“一读书就忘了打麻将,一打麻将就忘了读书。”连中国近代史上赫赫有名的大学问家也喜好“搓麻”,看来不分青红皂白地把麻将说得一无是处,显然绝非公允。 (更多…)

费家营(上)

星期四, 十二月 3rd, 2015

原文首发于2015年第11期《作家》,感谢作者“雷达”的原创分享。本文较长,为分担阅读压力而分段刊发。作者曾撰文《文学批评的“过剩”与“不足”》。】

朋友带我游览位于兰州安宁区的“黄河湿地公园”,说这是一处新建的生态景观,很值得一看。果然,在离黄河主流不远的河滩上,在逶迤曲折的栈桥边,细柳生姿,芦苇临风,散布着一窝窝明亮的水洼,别有一番风情。以前从未听说过有什么“湿地”,现在忽然就有了“湿地公园”,我惊叹兰州的变化之巨。不过,不知为什么,总觉得这里的一草一石似曾相识。

当走到一个最大的鹅卵石水坑前,旧景重现,我像被雷电击中一般,呆立无语。我惊恐地想,这总不会是1958年大跃进时,我们曾洒下无数汗水,几乎累死,连走路都要睡着或栽倒的那一块地方吧?很不幸,根据对地理方位的反复核对,正是那块地方。至今还没有任何人道破过它的秘密,更没人想到过它其实是1958年“大跃进”一个遗迹的巧妙利用。于是,“劈北山,挖渔池,大炼钢铁”的震耳的口号声顿时在我耳边炸响。昨天并不古老。 (更多…)

文禁如毛,缇骑遍地

星期五, 十一月 6th, 2015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一篇旧文中的高谈阔论》。】

鲁迅当然不是完人;但恕我直言,自晚清以降,直到眼下这个有特色的社会主义新时期,100多年里,在中国思想界,能与鲁迅比肩的巨人,唯有胡适矣——当然,胡适同样也不是完人。

在不算太短的一段时间里,有人曾居心叵测地把鲁迅与胡适完全对立起来。不错,这两位大师的见解和表述方式的确多有不同,但二人对自由、民主的不懈追求,对邪恶、强权的奋力抗争,却并无二致。称鲁迅、胡适为20世纪中国思想界熠熠生辉的双子星座,恰如其分也!

至于毛泽东,无疑也是一位无法忽视的大人物。只不过此人的才能,主要是展现在政治层面,而思想嘛,荒谬绝伦的自我标榜“马克思加秦始皇”,荼毒民众的害人理论“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继续革命”,便使得他与伟大思想家的冠冕绝缘矣! (更多…)

一篇旧文中的高谈阔论

星期二, 十月 27th, 2015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中国游客被妖魔化了吗》。】

据说,古往今来统治者中的不少,都特别害怕别人查他的旧账。因为,这种人中的许多,往往只顾眼前利益、忽视长远得失,因而说话做事,难免会顾头不顾腚。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有一家出版机构推出了一本《肉食者言》,是当时的在朝者,先前还是在野时候的言论,给大家“听其言而观其行”,知道先后有怎样的不同。针对此,鲁迅先生深刻指出:“这是查旧帐,翻开帐簿,打起算盘,给一个结算,问一问前后不符,是怎么的,确也是一种切实分明,最令人腾挪不得的办法。”

说来有趣,刚刚放下收有《查旧账》一文的《准风月谈》,在网上闲逛,又和1980年中国启动“计划生育”时的一封公开信迎头相撞。粗粗浏览了一遍,其中的一些文字,让我禁不住地要扼腕长叹。 (更多…)

如果鲁迅活得久

星期六, 九月 12th, 2015

原文首发于《花间半壶酒》,感谢作者“时雨”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中国为何只能出现皇权?》。】

可惜鲁迅死得早(逝世于1936年),假设一下,如果鲁迅先生活得久,活过1949年,之后会是如何一个情景?当然了,要预测这种事情也轮不到我来预测,我们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就此发表过若干此意见,来认真学习一下。 (更多…)

面对文体与思潮的错位

星期五, 六月 19th, 2015

原文首发于《雷达的博客》,感谢作者“雷达”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我的家乡新阳镇》。】

最近有记者向我提问:为什么《平凡的世界》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发表时,备受文学批评界冷落,评价很低;而不久,随着书的发行,却在广大读者中引起热烈反响,尤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长篇连播了此书,听众来信如雪片般飞向了编辑部,一部分信还曾转到了病危中的路遥手里;记者问我,造成这种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什么?为什么读者与评论家的意见差距如此之大?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