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麻将’的文章

麻将无对错

星期四, 四月 7th, 2016

原文首发于《秦岭刘云大郞的博客》,原标题为《麻将本无对错,玩的方法可以讲究》。感谢作者“刘云”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豌豆黄儿》。】

今年入春以来,咱安康城区街头出现别致一景,那就是“街头遍摆麻将摊”,这样的情形在县区也有见到,这样的情景产生两个方面的反应,有人感叹“有碍观瞻”,有人从消闲角度给予宽容。

春暖花开,天气清和,人们走出家门,聚在街头,公园跳舞,街头搓麻,也或有人郊外踏青,河边探柳,从有闲社会角度看,这些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否定者看到“恶”,以为反映出的是市民的精神状态之“糜”,人们闲极无事,整个城市似乎都全无奋斗之象;宽容者看到融和,是温饱之后的“闲情逸致”,这是城市的温情之味。

两个方面的意见似乎都能站住脚,但我们似乎又都太就事论事,以事说事,难免走向绝对,这样的社会生活现象,原本就不是对与错的关系,说穿了也不太能够反映一个社会或一个城市的整体常态。因为麻将看出这个城市之不争,或因为麻将而看出这个城市之温和,把这种形象做极端论,相反是消极思想作怪,任何简单化看待现代社会变化者,都离中正有些距离。
(更多…)

AlphaGo 让 AI 照进现实

星期四, 三月 17th, 2016

【感谢「Mrtn」原创分享。本文曾发「知乎」,获得诸多好评。】

得益于这次计算机发展史上的里程碑事件,自打 Google 退出中国大陆后,国人久违地再次耳闻 Google 之名。之所以说 AlphaGo 与李世乭的对弈是里程碑,是因为棋类博弈一向被视为智力的试金石,而在此之中,围棋则是计算量最大、对智力水平要求最高的。以计算量来看,国际象棋最大只有2^155种局面,反观围棋则多达3^361种局面,接近于10^170,而在可观测宇宙中,原子的数量也不过10^80。1997年,计算机第一次在国际象棋领域打败人类的顶尖选手;2006年,人类最后一次在国际象棋上战胜顶级计算机。在此之后,计算机尚未攻破的难关,就只剩下了围棋。 (更多…)

阅读殷汉西

星期一, 一月 25th, 2016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屠呦呦是一面镜子》 。】

与殷汉西先生在一个单位上班、一个小区居住,但由于退休前工作上几乎没有联系,退休以后,对单位里的事我又不再关心、从不过问等原因,我们俩,交往其实并不多。

说来惭愧,最初阅读殷汉西,是在被一些人认为不怎么“正经”的麻将桌上。但在我看来,麻将者,一种工具而已,可以用来赌博,也可以用来娱乐;并且,从来不摸麻将的未必是好人,不时打打麻将的也不一定是坏人。梁启超曾这样描绘自己:“一读书就忘了打麻将,一打麻将就忘了读书。”连中国近代史上赫赫有名的大学问家也喜好“搓麻”,看来不分青红皂白地把麻将说得一无是处,显然绝非公允。 (更多…)

怀念我的奶奶

星期六, 一月 2nd, 2016

原文首发于《破襪子》,感谢作者“lifishake”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键盘上最无用的键》】

小时候奶奶照顾过我很长时间。两周岁以前、上学前骨折的时候、小学初中时候的假期…包括且仅包括吃喝拉撒。
不仅是我。五个子女的六个孩子,从1969年出生的到1994年出生的,两周岁以前都是她带的。
三十多年来,奶奶亲手为我做过无数顿饭,擦过无数次屁股,洗过无数次澡,却从来没有给我讲过一个故事。半个都没有。 (更多…)

一周体坛回眸:他不爱我

星期日, 十一月 22nd, 2015

“他不爱我,尽管如此,他还是赢走了我的心”,2009年,莫文蔚在“回蔚”世界巡回演唱会北京站上,含泪演唱这首于1997年发行的经典歌曲。那天是12月,寒冬,莫文蔚的伤心交织着吟唱出的失恋之苦,令每位听众为之动容。莫文蔚是唱给冯德伦,而每位听众听着听着被感动,也是因为心里的那一位,好似每位中国球迷听到这首歌,会想到不争气的国足,你怎么舍得我难过?本周从国足说起,下面进入11月16日-11月22日的体坛回眸:

一周主打事件:抽签后,比赛后

如果中国足球真的在意球迷,那么,球员便不该是只看钱的,教练便不该是二流水平的,领导便不该是搞乒乓球的,发展便不该是炒政绩的,成绩便不该是豆腐渣的。可惜,球迷是真的真的很爱中国足球,中国足球却不爱球迷,球迷爱之深,最后只能心如刀割。 (更多…)

运气这种事

星期六, 十一月 22nd, 2014

原文首发于《Purenesia》,感谢作者“WaitinZ”的分享,曾撰文《不是有钱就能享受生活》。】

回家了,终于能睡几天好觉。放假前在宿舍的最后几天想睡着不容易。我们隔壁宿舍住的是刚刚毕业的专硕研究生,两间宿舍的阳台本来是通的,用大柜子挡住;人走不了,声音还是听得特清楚。好不容易毕业了,麻将打起来,噼里啪啦,不分昼夜地打。本来我是想再朝那边吼几句的,一想隔壁的哥们儿不容易,就让他们最后再二几天吧,自己戴上隔音耳塞努力睡几个小时。

隔壁的哥们儿不容易,不是我臆想的,是这一个学期以来我亲耳听到的。那个嗓门最大的,每晚都会听到他在宿舍或说或笑,或发牢骚;他的说话声在半夜十一二点足以响彻整个楼道。 (更多…)

[西安e报:2133期]两个男人

星期六, 十月 25th,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4年10月25日。一年前的今天,野蛮的长安县民使用916把173消灭了。这事儿现在都没有下文,173就这么憋死了,堪称人类历史上最短命的公交线路

[本周焦点]千河镇强奸疑案

首先,请各位欣赏这张图。事发地是宝鸡的千河镇,这个镇里的张家崖(641期之6)、陈家崖(1134期之8)曾在e报里露过脸。本周,这个镇出大事了—— (更多…)

美好的长假都是意淫

星期四, 十月 9th, 2014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装修记(5):园子,院子》。】

十一长假过去了,想分享一下我对于七天长假的感受。

七天长假最美妙的时刻,应该属于假期开始前的那几个工作日。那几天里,人心浮动,大家都开始盘算着回家的车票,或者惦记着即将展开的旅程。人们会在中午吃完工作餐后,获得一个昏恹的午后,然后托着下巴意淫出一个美好的七天假期。

然而,美好永远只是和想象联姻,从不会摸到现实的床上。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