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黄雁村’的文章

在西安走村串巷

星期二, 九月 1st, 2015

原文首发于《黄开林的博客》,感谢作者“黄开林”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老乡树》。】

在小县城一干就是四十年,头发花白之时才想起来出外闯荡,并非要有所作为,而是好奇,图个新鲜,证明一下自己,挑战一下自我。耍了一辈子笔杆子,小打小闹惯了,未见过大的世面,如同一个练拳脚的人,最终只会在自家后院打,窝里斗,算不上好汉。

当大街上的车逐渐多了起来,我就背着挎包上路了。出门第一站叫草阳村,一个“草”字让我亲切,因为我老家叫草鞋垭。穿过南小巷,就是丰庆路,这就像老家的农耕文明,稻麦丰收了,应该好好欢庆一番。 (更多…)

回忆我的父亲(下)

星期四, 七月 9th, 2015

原文首发于《严建设》,感谢作者“严建设”的原创分享,上篇回顾《回忆我的父亲(上)》。】

1966年父亲在黄雁村核算店工作。同年文革开始,社会秩序混乱不堪。大字报大辩论、抄家武斗。当年11月8 日,10岁的我因顶嘴被碑林区职工业余学校校长王文献毒打。当晚父亲下班回家得知此事后,看我伤情,气愤难平,写了一张毛主席语录贴在我家门口大声诵读,内容为:“共产党人必须随时准备坚持真理,因为任何真理都是符合于人民利益的;共产党人必须随时准备修正错误,因为任何错误都是不符合于人民利益的。” (更多…)

回忆我的父亲(上)

星期四, 七月 2nd, 2015

原文首发于《严建设》,感谢作者“严建设”的原创分享,曾撰文《艰难岁月里的阅读故事(上)(下)》。】

我的父亲名叫严德章,亡故15年了。我每每会想到父亲,有段时期甚至很难从父亲去世的阴影下走出来。尤其是回忆到1968年老实无辜的父亲被黄雁村核算店的造反派无端迫害关押3年所发生的事,非常伤心。

偶然异乡羁旅,月到中天,独自回忆往事,颇多伤感怅惘,可谓“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思亲亲已不在,遗容宛然如生,80春秋魂魄入梦,竟已景是人非,无语凝噎。

与中国大地上同时代其他普通人一样,我父亲的一生是平凡的一生、兢兢业业劳顿的一生、是匆匆的一生疲惫的一生、是苦难的一生、辛酸的一生,是含辛茹苦节衣缩食和贫困奔波的一生,也是受人欺凌和担惊受怕的一生。 (更多…)

[西安e报:665期]这才是生活

星期一, 十月 18th, 2010

关注这座城市,和您一起阅读西安,本期截稿于10月18日,1931年的今天,著名发明家托马斯·爱迪生逝世,而很少有人知道的是,爱迪生除了是一名发明家之外,还是商人、企业家,美国著名公司通用电气就是爱迪生在1892年创立的,汽车巨头亨利福特也是他生前的好朋友。下面我们进入琐碎的西安时间——

[1]部分小吃涨价

南大街粉巷口一熟玉米售卖点的价格已从两块一个涨价到两块五一个,黄雁村体育学院外的一家牛肉面从前两天的三块一碗涨到了四块,在鼓楼附近一条不大的巷子内,承载着80后记忆的玫瑰小镜糕,也从一块五变成了两块…就在我们关心国家大事的时候,身边的这些小吃不知不觉的涨价了(更多…)

八月未到桂花香

星期三, 九月 8th, 2010

原文首发于《我在生活》,感谢作者“莫江南”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连秦腔都玩假唱》】

今天是七月二十七,尚未到八月,但是桂花的香气已经在西安默默地弥漫了近一周了。以前从未想过这种偏南方的植物能在西安成规模见到,据说西安园林部门用了五年的时间培植(【西安e报】622期之7),终于赶上今秋雨水阳光温度都合适,所以桂花大批地在西安街头开放,走到哪里都能捕捉到一丝暗香。 (更多…)

[西安e报:383期]瘦身政府

星期六, 一月 9th, 2010

关注这个城市,帮您读懂西安,本期截稿于1月9日。1928年1月9日蒋介石东山再起,复任革命军总司令,同一天斯大林将包括托洛茨基在内的反对人士赶出苏联。前中华民国领导人和前社会主义掌舵人就像约好了一样在同一天祭出政治铁腕,铺平自己的权利之路,就是这样两个人在此后的若干年里被一个湖南人在中间讨巧周旋并相继通吃。

新年之后的西安波澜不惊,黄绿标机动车管理新政(379期之4)、市政府机构改革(338期之1)、地铁施工迎来分水岭(380期之4)、市政供暖事故(381期之7)、拉土车继续疯狂(381期之9)、环山公路事故频发(382期之7)等相继在2010年的第一周里闪面,就连周正龙(381期之4)也不甘寂寞的占据了媒体的重要版面。新年新气象并未到来。下面让我们进入本周西安——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