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黑撒’的文章

​梦回唐朝

星期四, 四月 7th, 2016

原文首发于《夜晚的骑士》,原标题为《​梦回唐朝——我的摇滚启蒙》。感谢作者“曹石”的原创分享,“@曹石”为西安本土乐队黑撒主唱,曾撰文《艺术创作的加法与减法》。】

图片
唐朝乐队 网图

1992年末,伟大的唐朝乐队出了他们伟大的第一盘专辑。这盘专辑对整个华语音乐的冲击和影响力毋庸置疑,早已成为经典。

而在它出版的那一年,在西安这个古老的唐朝帝都,凶猛的对我醍醐灌顶了!我这个当时的初三少年,从此开了窍,踏上了摇滚的不归之路。

那是一个晚饭后的时光,我跑到马俨家玩,他拿出一盘磁带,封面上赫然四个长发猛男的头像,两杆交叉的红旗上方,书有“唐朝”两个大字。马俨介绍说这是他哥新买的唐朝乐队,摇滚的。他将磁带放入“爱华”随身听,我戴上耳机。随之,磁带里第一首歌《梦回唐朝》轰鸣而来的失真吉他和主唱尖利高亢的嗓音,一瞬间把我震得找不着北了。我从来没听过这种玩意儿,当时的感觉就一个字:噪!

这盘磁带被我借回了家,之后的两个星期,我除了那里面的十首歌以外,什么歌都没再听过。不断的反复循环,A面听完了换B面,B面结束了再从头。。。完全沉浸在唐朝那些疯狂又宏大的音乐世界里。那时候我还不懂什么是失真吉他,也不懂什么叫贝斯,但看着专辑封面上那四个人的介绍,我悄悄记住了一件事:一个摇滚乐队里,需要有主唱、吉他手、贝斯手还有鼓手! (更多…)

[西安e报:2422期]ISIS级的精神净化

星期一, 八月 10th, 2015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5年8月10日。1946年的今天,马歇尔和司徒雷登代表美国发表联合声明,承认国共“调处”失败,“国共双方领袖虽极愿制止冲突…双方显然无法就此项问题获得解决…”。此后三年,蒋介石步步败退,直至蜗居台湾,大陆则沦陷至今。

[1]高新区的烂屁股

8月9日下午,西安又经历了一场短时强降雨。虽然“@西安气象”提前发布了预警,但这次“50毫米以上”的降水量转眼又把国际化大西安的烂屁股又冲出来了。这次遭殃的是高新区唐延路和科技路十字。网友“@兜莱迷”在十字附近的高层上拍下了大量车辆无法涉水通过又不能调头绕路、只能憋屈地在雨中看海听滴滴声的盛况。
图片自:@兜莱迷

图片自:@兜莱迷 (更多…)

黑撒曹石:我记忆中的汪峰

星期三, 二月 11th, 2015

原文首发于《夜晚的骑士》,感谢作者“曹石”的原创分享,@曹石为西安本土乐队黑撒主唱,曾撰文《理想是棵摇钱树》。】

汪峰,现在俨然已是烂大街的代言词,至少在搞摇滚和听摇滚的族群里,鄙视和黑他的人大有人在。我也一样,常常在酒桌上和人聊起他时,面带鄙夷,语气不屑,对他的新歌大放厥词。但偶尔在深夜,突然听到他的某首歌,会陷入一段回忆,想起一些往事,感受到不知不觉中,他曾经对我的影响。就好像很多人说周杰伦的歌伴随他的青春成长,那在我的生活里,一直不依不饶,在其他我深爱的音乐人或淡出或陨落时,仍不愿过气的发着唱片吼着理想的汪峰,就是那个伴随我成长的人。

汪峰

1996年,那年我刚读大一,有一天,我的两个死党马俨和杜凯在讨论起一个叫“鲍家街43号”的北京乐队,那时他们还没发专辑,状态应该是绝对的地下乐队。不知道马俨从哪里搞到一盒录音小样磁带,里面有他们唱的三、四个歌,那盘带子我最终也没有听过,只是听他俩说非常牛逼,是“布鲁斯”风格的,而且有一首叫《晚安北京》的特别“深刻”。那个年代布鲁斯在国内还是稀罕之物,后来被誉为“中国布鲁斯第一人”的杭天还没发过专辑。另一个让我觉得“深刻”的就是乐队的名字,我那时候正在发愁于起我人生第一个乐队的名字,对这种以纯粹地名标识作乐队名称感到很新鲜,印象里回家后,我揣摩了一下如果我也以类似方式给乐队起名,那我的乐队或许该叫“师大路1号”或是“友谊西路127号”之类。

(更多…)

[西安e报:1974期]充满恶意的邮戳

星期一, 五月 19th, 2014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e报截稿于2014年5月19日。2012年的今天,东八里村拆迁安置指挥部搭建,东八里村拆迁正式进入倒计时(1244期之4)。

[1]交警卖分

大西安从事买卖驾照分数行当的人简称“分托”,《都市快报》最近暗访了他们的“职场生活”,在西安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的办公大厅内,“分托”们扎堆在院子里公开买卖分数,基本行情为一分100元,12分全扣最低3800。在分托们交易的现场,时不时会有交警从他们身边通过,但双方毫不顾忌对方,因此“分托”所说的“任何需要扣分的违章都是小儿科”听起来是那么地可靠~这里就不讨论交警后台这种类似司马昭之心的问题了,只是有点好奇,他们之间的分成比例是多少呢? (更多…)

理想是棵摇钱树

星期二, 十二月 17th, 2013

原文首发于《夜晚的骑士》,感谢作者“曹石”的原创分享,@曹石为西安本土乐队黑撒主唱,曾撰文《制作人对于乐队很重要》。】

每次到了年底,我都会反思这一年自己都干些了什么,是否距离理想又近了咫尺。在这个急功近利人心浮躁的时代,没有点儿理想,活着还真挺没劲的。到了这年龄,目标变得越来越实际,实现概率极低的那一类“梦想”就那么梦着吧——其中大多数说出来连自己都忍不住吐槽——能投入心智去争取一下的大多相对靠谱些,通俗的说,诸如做做美食泡泡美女拍拍美景逛逛美国啥的,间或写个小曲儿抒抒情装装逼骂骂街寻求点人间共鸣也不失乐事。 (更多…)

[西安e报:1819期]西安女娃(XXI)

星期日, 十二月 15th, 2013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3年12月15日。1939年的今天,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乱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在亚特兰大首映,这部电影在当时就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而1998年美国电影协会在评选20世纪最伟大的电影时,它被列为第四,仅次于《公民凯恩》、《卡萨布兰卡》、《教父》。

西安女娃好久没出现在【西安e报】上,这期咱们就来看妹子吧——

[1]耍贱

黑撒那首歌咋唱的来着:长得漂亮、有文化,既温柔又破烂,还能勤俭持家。我不是很赞同最后这个评语,“勤俭持家”是站在男性角度的功能性赞美,没什么意思,如果让我来补,我会换成“古灵精怪”这个词。

有多古灵精怪呢?“妈妈再打我一次”风靡网络的时候,“@跑起来的萌萌”特意拉上了自己的妈妈,cosplay了真人版“妈妈再打我一次”…(相关:《妈妈再打我一次(西安版))

西安女娃

(更多…)

制作人对于乐队很重要

星期五, 十月 18th, 2013

原文首发于《夜晚的骑士》,略有删节。感谢作者“曹石”的原创分享,@曹石为西安本土乐队黑撒主唱,曾撰文《我爱旧时光》。】

我认为,当一个乐队或原创歌手要把自己的作品录制下来,那么在进录音棚之前,一定要先为自己寻找一个合适的“制作人”。

什么是制作人?这个话题,我在网络上曾经看到很多业内人在探讨。在我看来,制作人就好似电影导演,操控整个录音过程。他来定位录音作品最终的特色——包括乐器的音色、演唱的细节、编曲的风格,以及给混音师提供约束的框架。乐手们,就好比影片中的演员,应该最大限度地配合制作人的要求,来达到他想要的结果。 (更多…)

[文化评论]艺术创作的加法与减法

星期五, 八月 23rd, 2013

原文首发于《夜晚的骑士》,感谢作者“曹石”的原创分享,@曹石为西安本土乐队黑撒主唱,曾撰文《神人刘翔捷》。】

最近接了两个商业歌曲的活,颇费脑筋。现在写商业歌越来越匠气,技术的运用逐渐变得流水线化,比如歌曲的段落结构安排、歌词的韵脚设置、情绪起伏的转接,甚至说唱段落的FLOW编写,都像生产线上出品的系列产品——品质上绝无问题,但难见个性。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