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龙应台’的文章

从龙应台的电话费看台湾官场

星期五, 十一月 14th, 2014

原文首发于《商子雍的BLOG》,感谢作者“商子雍”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关于总统的两个段子 》。】

2003年2月访问台湾,与时任台北市文化局局长的龙应台有过一次晤谈。是那种毫无中心的漫谈,内容宽泛却有趣。

龙应台之所言,起码有两点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一是她了解到我们在台湾的行程安排以后,郑重建议:“商先生,您应该去一下林语堂故居和钱穆故居。”后来,我们挤时间去了位于阳明山的林语堂故居,果然所获颇丰。但了解到林、钱两位先贤的故居,是龙局长上台后建成开放的公共文化设施以后,心中不禁莞尔:原来龙女士在台湾当官,也和我们大陆的官员一样,喜欢展示自己的政绩啊!当然,这么说,绝不意味着我对龙局长在保护先贤故居上显示出来的文化良知,有丝毫不敬! (更多…)

亲民不仅仅是亲切

星期五, 七月 6th, 2012

原文首发于《以阅众甫》,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酒桌文化》】

以前,对于亲民的理解来自新闻联播。某位领导深入基层和大家一起吃饭,茶话农业收成,又或是自驾拖拉机或是亲自下厨,那时候坐在电视机前深感领导没架子,但是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再见到他们。在他们周围,有着一圈圈的陪同官员,受访者除了觉得足够荣幸,不知是否能够随心所欲地说出心底的想法? (更多…)

[城市笔记]2010这一年(Ⅱ)

星期一, 一月 17th, 2011

题记:INXIAN“城市笔记”栏目将推出三组图片,共计36张图,分别来自三个作者,每月一张图,记录了2010年的36个瞬间。今天这组图来源于狄蕊红,她是一名记者,常年在全球各地奔走,在INXIAN上,您也可以不时地看到她的作品。(第一组:寰楼主人已经编发) (更多…)

西安人,你为何还不生气?

星期二, 十月 12th, 2010

原文首发于《以阅众甫》,感谢作者的原创推荐!曾撰文:《贪官死罪该不该免》】

或许这一年的台湾就真的要比一九八四年的台湾稍稍干净一点、安静一点、和谐一点。你,来赴约吧!

——龙应台《野火集·生了梅毒的母亲》

满街的行人挤满了人行道,满路的汽车拥堵不堪,这就是节日里的西安。那天我就在拥挤的车辆之间,坐在一辆公交车上,等着缓缓穿过南门,在一动一停中和车上的每个人享受着节庆的堵塞。

许多行人匆忙的穿过街道,毫不顾忌川流不息的汽车;许多车辆突然改道插入另一个车道,堵住左拐或右拐的车辆;还有突然窜出的行人逼得汽车不得不停下来,后面一辆一辆的车辆等着他穿过没有十字路口或是斑马线的车道。 (更多…)

[西安e报:435期]中国媒体暴动

星期二, 三月 2nd, 2010

关注这个城市,帮您读懂西安,本期截稿于3月2日。1930年的这天,英国作家大卫·赫伯特·劳伦斯(via维基百科)逝世。他是20世纪最具争议性的作家之一,他的作品《查泰来夫人的情人》曾被英国法院以“猥亵罪”为名立案审查,最终无罪的审判结果导致英国出版业的自由程度大为提升。下面我们进入西安时间。

[1]联合社论的意义

“逼宫”是港媒的说法。在一年一度的两会前夕,全国17家报社、网站共同在头版发表社论,敦促有关部委尽快废除1958年颁布的《户口登记条例》,加快户籍改革进度。咱们西安的《华商报》光荣地成为17家之一。 (更多…)

[西安e报:406期]男人的难题

星期一, 二月 1st, 2010

关注这个城市,帮您读懂西安, 本期截稿于2月1日。2003年的今天,美国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在返回大气层时解体,7名宇航员全部遇难。下面我们进入西安时间。

[1]老人的心愿

你有没有意识到,西安已经进入老龄化城市的行列?截至2008年底,西安60岁以上老人124.21万,占全市人口的14.83%,其中儿女不在身边的“空巢老人”占老年人口的49%。人老了就会怕孤单,空巢老人更是如此。家住自强东路的曹阿姨儿在深圳工作成家,每年只有十一和春节能回来,曹阿姨说,她想儿子时就拿出照片,一遍遍地看。曹阿姨最大的心愿,就是看着孩子吃她做的饭。 (更多…)

[文化评论]在西安看云门舞集

星期二, 十二月 8th, 2009

【原文首发于《雨林泊客日志》,感谢作者“雨林漫步”的分享!】

淡定的老者,在开场就嘈杂的“书法故乡”

浩瀚的西安碑林博物馆,气场从容博大,让西安成为中国“书法的故乡”。这恐怕就是当初创作《行草》时候,谭盾的同学、音乐大师的瞿小松,会到西安碑林汲取灵感的原因。可能也正是基于书法曾为提供西安源源不断的文化养分,让后来进行交流时,不少人都留了下来。

我所知道的林怀民先生其实是一个很随和,也很随性的人。对于60余岁的他来说,现在需要的是“耕牛般”的坚韧,而不是“野马般”激情四溢、气度昂扬。 (更多…)

一九四九年的那些斑斑血泪

星期一, 九月 7th, 2009

原文首发于《企鵝碎碎唸》,感谢来自台湾的“我和連戰是老鄉”的投递!投递者留言:“希望大陸的同胞們有機會的話看看這本書。”<善意提示>为尊重原文,INXIAN未对原文使用的繁体字进行简化字替换。】

龍應台對媒體說,寫這本書的動機是想用文學的方式,對她父母親這一整代人做一個致敬跟告別,「向所有被時代踐踏、侮辱、傷害的人致敬」,因為所有的傷痛一定要有溫柔治療,即使60年也不晚。看完這本書後,企鵝突然想起了蘇東坡的一首詩:「念奴嬌·赤壁懷古」

「大江東去 浪淘盡 千古風流人物」
「故壘西邊 人道是 三國周郎赤壁」
「亂石繃雲 驚濤裂岸 捲起千堆雪」
「江山如畫 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 小喬初嫁了 雄姿英發」
「羽扇綸巾 談笑間 檣櫓灰飛煙滅」
「故國神遊 多情應笑我 早生華髮」
「人生如夢 一尊還酹江月」

「大江大海」與「念奴嬌」所描述的年代,是何其的神似ㄚ!都是處於烽煙不止的混亂年代,也都是一個英雄與梟雄並起的大時代!為了少數人的野心和欲望,無數人被迫彼此廝殺、將鮮血染紅了整片大地。「一將功成萬骨枯」——這句成語形容的還真是貼切,可用同胞白骨築起的功業,又有何值得喝采之處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