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曹鹏说法’的文章

连上8天班违法吗?

星期日, 十二月 16th, 2012

原文首发于《词不达意》,感谢作者“曹鹏”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拖车费应由行政机关承担》】

最近,“元旦后连上8天班涉嫌违法”成了热门话题,有律师还为此向国务院递交建议书,建议修改放假调休办法。调休导致连续七天乃至八天上班的情形并不是头一次出现,不知为何今年成为众矢之的。午休时刻,我也来参与讨论一下吧。 (更多…)

拖车费应由行政机关承担

星期三, 十一月 28th, 2012

原文首发于《词不达意》,感谢作者“曹鹏”的原创分享,曾撰文《转错账后的维权困局》】

2012年11月19日,张先生发现自己停放在西安市群贤庄附近路边的私人小轿车不翼而飞,经向城管局电话查询,才知道是因违规停放车辆被西安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三支队拖至西安泽翔停车场。随后,张先生按照西安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作出的《行政(当场)处罚决定书》缴纳了200元的罚款。 (更多…)

转错账后的维权困局

星期三, 十一月 14th, 2012

原文首发于《词不达意》,感谢作者“曹鹏”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没有执照也不能欺凌员工》】

西安F君在使用交通银行“家易通”转账时,因疏于核对收款人信息,将约3万元转错账号,因无法与该账号户主联系,不知如何才能要回这笔钱。想通过法院提起不当得利之诉,也因为没有“明确的被告”难以立案。这钱还能要的回来吗?

刚接到这个咨询时,我并未意识到问题的复杂性,以为“不当得利”法律关系简单,要求返还即可,如果不行,提起不当得利返还之诉即可。 (更多…)

没有执照也不能欺凌员工

星期三, 八月 15th, 2012

原文首发于《词不达意》,感谢作者“曹鹏”的原创分享,曾撰文《与西安国税局斗法》】

一个企业未申领营业执照或者执照被吊销情况下,仍然有用工行为,这种情况下,企业与个人之间的关系如何界定,若发生争议又该如何处理呢?

一、双方构成劳动关系

根据我国法律规定,企业设立需向工商机关申请登记,领取营业执照后方能从事经营活动(比如:《合伙企业法》第十一条、《公司法》第六条第一款、《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三条);营业执照被吊销、注销后亦同。 (更多…)

与西安国税局斗法

星期五, 七月 27th, 2012

原文首发于《词不达意》,感谢作者“曹鹏”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38年前的合同》。】

关于西安市公安局非法强制企事业单位更换“防伪印章”,之前写过两篇博文,分别是《凭啥要我换印章》《指定刻章机构是行政垄断》。

半年来接到过多次有关此事的咨询,我发现,说明理清其中的道理非常简单,但真要去对抗公安局以及银行、税务、工商等相关办事机构,的确不容易。 (更多…)

凭啥要我换印章

星期三, 五月 9th, 2012

原文首发于《词不达意》,感谢作者“曹鹏”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38年前的合同》。】

春节以来,我接到好几个关于企事业单位更换防伪公章的咨询,当事人都心存疑惑:必须换吗?

我找到“紧急通知”,所依据的文件《西安市公安局关于在全市开展印章治安管理信息系统建设工作的实施意见》看了,也是心里没底。又顺藤摸瓜找到《实施意见》所依据的《公安部关于贯彻执行<印章治安管理信息系统标准>的通知》(公通发〔2000〕36号),才有点明白。 (更多…)

卖淫的“罪与罚”

星期五, 三月 16th, 2012

原文作者Leo,感谢曹鹏的分享。via:Construction Zone

“口水与板砖齐飞,扯淡共真知一色”传神地描摹了两会期间全国政协与人大代表提案所引发的公共讨论。我真诚地相信,有些提案是为了博大家一笑的,比如倪萍大姐的“禁止儿童留守”和李X琳小姐的“道德档案”;另外一些提案则是可能是深思熟虑的结果,比如上一篇小文谈到的“第二胎指标转让”(相关:转让二胎指标不是坏事)以及这一篇要谈的迟夙生的“卖淫合法化”提议。

对于那些传统道德保守主义者(或自诩的道德保守主义者)来说,这是一个不值得讨论的问题。然而仔细地思考一下卖淫合法化中涉及的诸多问题,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就像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问题那样,“卖淫合法化”本身也是开放性问题,并不存在一个铁板钉钉的答案。不管是持反对或是支持的立场,双方都有相当有说服力的论证。所以在这篇小文中,我不打算为哪一种立场提供辩护,而仅仅是试着分析这个问题本身的复杂性和多种论辩的可能性。 (更多…)

[西安e报:1176期]卫生纸要涨价

星期一, 三月 12th, 2012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2012年3月12日。1926年的今天,可口可乐的发明者阿萨-坎德勒去世,他被后人称为可口可乐之父。这饮料在发明之初只是一款治疗头疼的“药水”,而阿萨-坎德勒把它变成了百年后世界上最畅销的碳酸饮料。

[1]网络是否审判

今年两会期间,陕西省高院副院长黄河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曾有如下问答(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