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重磅阅读’的文章

副校长陈时伟之死

星期三, 十一月 9th, 2016

【本文经 王天定 先生授权发布,欢迎转载、广传,但请注明来源、出处。】

53458-1
这照张片来自兰大文库网站学人风采栏目,是迄今网上能查到陈时伟先生为数极少的几张照片之一

在中国大陆的互联网上,兰州大学副校长、化学家陈时伟教授的死,竟是一个謎团和传说。我第一次知道陈时伟这个名字,是读高尔泰先生的《寻找家园》。高尔泰在书中曾写道: (更多…)

数字集权社会隐约出现

星期一, 七月 4th, 2016

【本文发布于,作者 黄哲翰,德国海德堡大学哲学院博士研究生。原标题:《数位利维坦君临的前夕》,节选,有删节。】

去年以来,欧盟因难民潮与恐攻威胁,陷入极端主义(extremism)兴起与内部分歧等严重危机。人们普遍认为,欧盟若要走出困境,就必须深化区域合作,共谋政治经济的对策。然而在诸多危机的背后,欧洲议会议长马汀‧舒尔兹(Martin Schulz)却看到了一个更深层的面向。

就在去年巴黎发生恐攻后,舒尔兹连续投书德国《法兰克福汇报》与《时代周报》,高调呼吁欧盟各国亟需合作共同制订一部《网际网络基本权利宪章》(Grundrechte-Charta für das Internet)。这是他继2014年9月之后,针对欧洲自由民主之政治秩序所遭遇的重重挑战,再次重申的同一记处方。 (更多…)

「港铁模式」难复制

星期二, 六月 28th, 2016

【原文发布于《住区》杂志,2016年第二期,《逻辑城市》专栏。作者:肖喜学,转载于肖喜学博客。】

随着中国内地城市快速、大规模地铺开城市轨道交通建设,地方政府遭遇到的困境也接踵而至,例如建设资金缺口巨大,又如运营产生巨额亏损只能依靠财政买单。于是学习和借鉴香港地铁的「港铁模式」,似乎成为了地方政府的必修课。在公开媒体上,至少有北京、南京、广州、厦门、长春等城市都曾经提出过要学习港铁模式。 (更多…)

[财经述评]钱倾天下:北京经济的真相

星期六, 六月 25th, 2016

【本文转载于《蛮族勇士》,作者“蛮族勇士”。】

序章

2015年末,北京金融机构各项存款余额高达12.86万亿,显著超出所谓的金融中心上海的10.38万亿;至于南中国那两个伪一线城市,深圳5.78万亿,广州4.28万亿,更是没法和北京相提并论。钱倾天下,就是北京经济最主要的特征。要知道全中国2015年末的各项存款余额(略等于M2,也就是全中国的资金总量)也就是139.78万亿,单北京这一个城市的资金量,就占到了全国的9.2%。这资金集中度,真是让人无言以对。

然而我们的问题在于:为什么?为什么北京能够汇聚如此巨量的资金?这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我相信,理解了这一点,也就理解了中国。

第一章:扯淡的高储蓄率

要把北京经济讲明白,最关键的,就是讲钱。而要把钱的问题讲明白,首当其冲的,当然就是传说中的高储蓄率问题。我大中国的国产经济学家们总喜欢讲一句话:中国的储蓄率太高了,恨不得都高达50%以上了。老百姓手里有太多钱趴在银行账上不动,导致中国消费不振。然而这种高储蓄率的说法总是显得与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经验格格不入。要知道农民基本上都是穷逼,存不下几个钱,而城市里面,写字楼民工们也基本上都是月光族,即便是更高层的金领银领们,也都要纷纷的跳进买房按揭的坑里去,为了每个月的房款焦头烂额,连买个包包都要计较半天的。这所谓的高储蓄率,到底是从哪来的?难不成凤毛麟角的几个大老板,竟然就把这近14亿人口的大国的储蓄率推高到惊人的程度?不把这事说清楚,本文根本就写不下去。那么,就让我们来仔细的验算一下,我大中国的储蓄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吧。 (更多…)

丝袜奶茶的故事

星期二, 六月 21st, 2016

【原文发布于,作者 赵燕婷。】

铁皮排档前放着醒目的绿色木櫈;档内师父一边拉高水壶,一边将热水倒进茶叶袋,以纯熟的手法「拉茶」;排档上面挂着一幅以老套字体写成的招牌:「鲜奶汽水、各式饼食」。这道5、60年代典型「老香港」的风光,是隐身于中环商业区、1952年开业的熟食排档──兰芳园。

兰芳园老店位于中环结志街,至今每天卖出超过1000杯港式奶茶。这杯地道风味,多年来吸引了无数游客。兰芳园在2009年至及2011年,更分别在尖沙咀和上环开设分店。 (更多…)

我在台湾和「爱国陆生」PK

星期一, 六月 20th, 2016

【原发于「民主中国」,转发自「零八宪章」。作者:余杰,原标题《从到台陆生思想状况看中国社会演变》】

首先,需要釐清「陆生」这个概念,「陆生」是对那些到台湾读书的中国学生约定俗成的称呼,其实更淮确的说法应当是「中生」。我在这裡所说的「陆生」,还包括部分在台湾的大学和学术机构的中国访问学者。

53231-1

自从二零一二年逃离中国、流亡美国之后,我每年都到台湾访问数月,也应邀到台湾各大学、公民团体、独立书店、教会演讲和座谈。因此,有机会接触到形形色色的陆生,不同背景和立场的陆生,不可一概而论。有的陆生成为我的挚友,有的陆生成为我的论敌。 (更多…)

当人工智能谈论写作时,他们在谈些什么

星期三, 六月 15th, 2016

原文首发于《_dailu_的博客》,作者“_dailu_”。作者注:用深度学习理论去学习武侠小说、网络小说、唐诗宋词,乃至色情小说、政府报告,人工智能将写出什么?本文将一步步揭示了人工智能学习写作的过程。】

三月是人工智能的季节。月初,AlphaGo在韩国大胜李世石。月末,人工智能写出的小说在日本入围大奖赛。2016年,最热的科技概念无疑就是“人工智能”。人们对于人工智能的态度从最初的怀疑,到后来的震惊,再到现在的叹服。我们不仅在议论“人工智能能干些什么”,更在心里嘀咕:我们的职业还能存在多久?

不过,在热议之外,人工智能到底是什么,大多数人如同盲人摸象,仅仅只有一知半解。至于其内部的工作原理,一般公众更是一无所知。由于巨大的技术障碍,舆论对于人工智能仅仅停留于“高深、前沿、无所不能”的印象,而无法对之进行深入解析。公众的怀疑、震惊、叹服等等心态,说到底都是无知的体现。 (更多…)

李洪林:百年道路話滄桑[下]

星期日, 六月 5th, 2016

【本文转载自「明镜新闻」。明镜按:在上世紀七十年代致力于思想解放、破除現代迷信的先驅李洪林先生,於2016年6月1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1歲。特重新轉發他的長篇答問《百年道路話滄桑》,以志紀念。原文载于《當代中國研究》,系沈洪女士在2013年对李洪林先生的专访。本文较长,分三次编发,含金量很高,值得阅读。】

(续前)

必须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沈洪:中央党校蔡霞教授认为,现在重要的不是左右共识,而是朝野共识,习李将先经历几年的新权威,铁腕治吏,把社会的秩序整顿起来,法制整顿起来,社会宽松了,经济好了,民怨缓解了,逐渐的创造条件推进改革。您如何评价这一判断?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