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facebook’的文章

数字集权社会隐约出现

星期一, 七月 4th, 2016

【本文发布于,作者 黄哲翰,德国海德堡大学哲学院博士研究生。原标题:《数位利维坦君临的前夕》,节选,有删节。】

去年以来,欧盟因难民潮与恐攻威胁,陷入极端主义(extremism)兴起与内部分歧等严重危机。人们普遍认为,欧盟若要走出困境,就必须深化区域合作,共谋政治经济的对策。然而在诸多危机的背后,欧洲议会议长马汀‧舒尔兹(Martin Schulz)却看到了一个更深层的面向。

就在去年巴黎发生恐攻后,舒尔兹连续投书德国《法兰克福汇报》与《时代周报》,高调呼吁欧盟各国亟需合作共同制订一部《网际网络基本权利宪章》(Grundrechte-Charta für das Internet)。这是他继2014年9月之后,针对欧洲自由民主之政治秩序所遭遇的重重挑战,再次重申的同一记处方。 (更多…)

Facebook别以为舔菊就能进中国

星期五, 七月 1st, 2016

原文首发于东网,作者“ 海森崴”。】

世界上只有两个国家不能使用Facebook,一个是北韩,另一个是中国。为了打开这个全球最多人口国家的市场,Facebook高层密集式访问北京,继半年前其创办人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北京雾霾中跑步(2646期之2),拜见政治局常委刘云山后,6月17日Facebook营运总裁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亦到北京,拜见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鲁炜。

Facebook对中国的亲近,与主动撤离中国的Google,大相径庭,反映出两大互联网巨擘对中国市场的看法,也反映出两家公司不同的价值观念。但是,中国对Facebook及Google之态度并无两样,中国高规格接待Facebook管理层,只是一种算计,并不代中国欢迎Facebook。 (更多…)

[西安e报:2727期]今天是你自己犯贱

星期五, 六月 10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6月10日。1829年的今天,牛津大学赢得首届牛津剑桥赛艇对抗赛的胜利。

[1]陕西理工大学

2016年5月31日,经过教育部批准,陕西理工学院更名为陕西理工大学。这座位于秦岭深处,先后经历汉中大学、汉中师范学院与北京大学汉中分校、陕西工学院,陕西理工学院等各种冠名的学校,终于由学院升格成大学。可別小看这一字之差,背后的教育拨款、招生名额、学校规模等等都会有一个放大效应,在忽悠还未开始申报志愿的考生方面,这大学的招牌比学院的招牌亮的多。

不知道西安理工大学的校长心中是不是有一万个草你妈奔腾而过,真是哔了狗了!同样是理工大学,人家有陕西的名号,听上去就比西安牛逼了好多! (更多…)

二十五年中国新闻自由之路

星期五, 六月 10th, 2016

【原文首发于“邹思聪的博客”,是钱钢2014年3月29日在香港城市大学“金尧如新闻自由奖”的新闻自由研讨会上的发言,由“邹思聪”整理。邹思聪曾撰文《雷洋离奇死亡,没有正确评论》。】

(编者注:钱钢,生于1953年8月11日,浙江省杭州人,著名报告文学作家及记者,现为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中国传媒研究计划主任、上海大学和平与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他于1969年入伍后,在上海警备区部队任文化干事,亦曾担任《解放军报》记者。自1979年成为职业记者后,曾任中国新闻工作者协会理事。他曾参与创办《中国减灾报》、《三联生活周刊》、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1984年,进入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1986年毕业后,他任《解放军报》记者,并成为中国作家协会的成员。在1998年至2001年间,于《南方周末》任常务副主编。)

大家下午好,我相信,我说的普通话,在座的同学们一定能听懂的。我说得快一点行不行?(众:行)。因为时间原因,今天的讲话我还是把它写成了一个稿子,比较快的来说。

已经过去了25年。当时,我是北京《解放军报》的记者,也卷入了这个事件,4月份,上海的《世界经济导报》,总编辑钦本立,因为发表了悼念胡耀邦的比较大胆的言论,其中也有刘锐绍先生参加的,所以呢,被江撤销了职务。 (更多…)

社交媒体的政治力量(三)

星期三, 六月 1st, 2016

原文首发于《Foreign Affairs》,作者:Clay Shirky,编译:译读团队(微信号:T-Read),翻译:公仔、陈常然。注:Clay Shirky是美国作家,生于1964年,擅长研究社交媒体对政治经济及生活的影响。原文近一万字,为照顾读者体验,分成三篇。上篇回顾《社交媒体的政治力量(一)(二)》】

社交媒体怀疑论

有人认为社交媒体并不能影响国家政治,概括起来有两种主要看法。第一种看法认为,社交媒体工具本身并无影响力;第二种则认为,由于专制政府越来越善于运用社媒压制异议,因此它对于民主化进程功过相当。

最近,《纽约客》特约撰稿人马尔科姆•格拉德威尔批评社媒没有影响力,并主要围绕“懒汉行动主义”(译者注:指那些只在网络上声援却没有实际行动的人,类似中文里的“键盘侠”)。举出了多项事例。比如心不在焉的参与者通过参加脸书网上“拯救达富尔”这类低成本的活动来寻求社会变革,就像在自己的车上贴满口号,却没有更多实际行动,光打雷不下雨。他的批评虽有道理,但并未触及社交媒体的力量这一核心问题;的确,键盘侠们不能单靠打几个字就让世界变得更好,但这并不意味着真正寻求变革的人也无法靠社交媒体达成目的。 (更多…)

[西安e报:2703期]将初夜交给党章

星期二, 五月 17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2016年5月17日。1990年的今天,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将同性恋从疾病名单中除名。2004年的今天,美国的马萨诸塞州成为全美第一个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州份。

[1]大员访港

5月17日中午,负责港澳事务的土共七常委之一张德江的专机落地香港。这是2012年之后,第一次有国级的土共大员访问香港。大陆媒体一致用“视察”来定义张此次出行,颇能体现我天朝大员出门的气派。而香港警方在两天前公布安保措施的时候,直接将此次接待张德江一行的安保级别提升到最高级的反恐级。

香港市民对于张德江没有好感,称其为沙士屠夫,盖因2003年SARS爆发初期,张德江主政的广东采取瞒报疫情的鸵鸟政策,致使非典病毒在香港肆虐,最终有8名医护人员和291名香港市民因感染非典病毒死亡。身处广东省委书记一职的张德江,在非典初期,主要忙着给当地媒体发布各种禁令。《南方日报》旗下的报章,因报道了当年3月初疫情还没有得到有效控制的新闻,被勒令全面整肃。 (更多…)

川普当总统是理所当然

星期一, 五月 9th, 2016

【原文发于《何清涟在美国之音的博客》,此文原标题为《川普现象揭示美国政治“三脱离”》,揭示了川普成功挑战「政治正确」的原因。】

川普当总统是理所当然
ILLUSTRATION BY TOM BACHTELL (via:TNY)

印第安纳州初选结果出来之后,共和党乱了阵脚,一直在惨淡坚持的克鲁兹、卡西奇相继宣布退选,一些共和党著名人物则明确提出要“叛党”,其中几位干脆声称要支持民主党希拉里·克林顿。选举政治以选民意志为基础,如今这情形不知应该形容为精英不了解本党选民需求,还是应该形容为基本盘对精英的叛离? (更多…)

必须重视 ZeroNet 的价值

星期日, 四月 24th, 2016

【感谢匿名投稿人的原创投递。本文仅授权INXIAN发布。】

有很多人在 GFW 营造的墙内坚持奋战:

  • 微博、微信被封了,就换个名字转世;
  • 不能继续转世了,就去简书、去知乎、去豆瓣…
  • 换个法子、换着不同而又相似的帐户继续注册…

很佩服这些人在墙内的斗志,然而这是没意义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