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司法观察笔记’的文章

小审限折射大问题

星期四, 五月 7th, 2015

原文首发于《南方周末》,感谢作者“葛峰”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法官老爹>:法官的辩护律师》。】

朋友初次打官司,立案后打电话问我,“这事多久能解决?”我说,“看情况吧,案子有审限,别急。”朋友说,“你和立案法官说的一样。但我这事不复杂,不能快点吗?非要拿审限卡我吗?”朋友说的“卡我”,意思是说,非要用足审限内的时间,才能给个结果吗?

我说,“不会。案件审理时间基本由案件复杂程度、审理具体情况决定。不是非要用完审限。”朋友继续说,“那干嘛拿审限说事,我还以为必须等够时间呢。”我安抚说,“别急,法官心里有数,你等开庭通知吧。”朋友粗略问,我回答也不细致。放下电话,再回味对话,觉得审限真值得说说。

规避审限:政策与对策

按照我国有关法律的规定,案件审理期限(通常被简称为审限)是指,“从立案的次日起至裁判宣告、调解书送达之日止的期间。”审限的具体时限,散见于各类规定案件审理程序的诉讼法规定里。审限制度设立的初衷是为了促使法官及时裁断案件,提升诉讼效率。可见,审限规范的对象是法院/法官。但是,很明显,我和立案庭法官答复朋友时主动提到审限,不是将审限作为约束法官的规定来使用的,而是将之作为应对当事人催案的办法。 (更多…)

把法学教授请入法庭吧

星期一, 十二月 8th, 2014

原文首发于《余墨》,感谢作者“葛峰”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英国首位女性大法官小传》。】

一位初任商事法官的师弟,在聚会中提了一个问题,如何在判决里处理当事人搬出的法学教授的观点,或是当事人提交的教授们出具的专家意见书?

在座者众说纷纭。支持者认为,学者观点可以增强判决的说理性,如果观点与案情结合紧密,索性直接引用该观点下判;司法实践里邀请教授们论证疑难案件的做法比比皆是,在判决书里参考并引用他们的观点有何不可?反对者认为,法院代表国家的司法权力下判,学者观点不过是一家之言,所以,判决里不应述及教授观点。

这个问题,让我想起英国司法史上曾存在的一个惯例:禁止在法庭里引用在世学者的观点。律师不得援引专家观点立论,法官不引用专家观点下判。 (更多…)

英国首位女性大法官小传

星期四, 七月 17th, 2014

原文首发于《余墨》,原标题《不掩温情的改革者——英国最高法院副院长布伦达·黑尔小传》,感谢作者“葛峰”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谁在给最高法报告投反对票?》。】

黑尔女男爵是位屡破英国司法职业记录的女性大法官:第一位从学术界入职高等法院的法官;英国最资深的女法官,英国最高法院首位也是唯一的一位女性大法官;最高法院唯一的家事法专家;大法官里最富激情、频繁发声的演说家,演讲主题包括女权主义,平等以及人权——这些数量众多的演讲使她成为最高法院里最知名、最受欢迎的大法官。 (更多…)

英国律师社交媒体使用指南

星期四, 一月 23rd, 2014

原文首发于2014年1月3日《人民法院报》之环球视野版,感谢译者“葛峰”的友情分享。作者曾撰文《记者无禁忌 司法有自律》。】

新媒体时代,接触并使用社交媒体的法律职业人士,尤其是律师和律师事务所越来越多。为帮助律师及律所更好的认识社交媒体,在不违反职业伦理规范的前提下,适当有益的使用社交媒体。2011年12月20日,英国事务律师协会(Law Society)发布了旨在介绍社交媒体特点,并就其使用提供建议的执业参考(Practice Note)。现编译如下,供各位法律人参考。 (更多…)

记者无禁忌 司法有自律

星期二, 十二月 10th, 2013

原文首发于2013年11月15日《人民法院报》,原标题《英国法院新闻发布会这样开》,感谢作者“葛峰”的友情分享。作者曾撰文《法官开微博,有何不可?》。】

法院新闻发布会的意义

法治社会,司法公开是司法原则也是社会共识,法院不断的推出各种举措来公开司法。进入自媒体时代,法院公开司法的形式不再仅限于裁判文书上网,举办“法院开放日”,邀请公众参观法院、旁听庭审等传统方式,借助社交媒体公开司法,如开通微博账户,“直播庭审”、发布与法院或司法活动有关的信息成为新的潮流。 (更多…)

法官开微博,有何不可?

星期四, 十一月 28th, 2013

原文首发于共识网,原标题《法官微博的司法伦理职业问题》,感谢作者“葛峰”的友情分享。作者曾撰文《英国司法如何应对媒体越界》。】

近日和几位法官朋友小聚,聊天内容涉及法院微博建设。随后,话题逐渐转至法官个人开通微博问题。

据一位身在中院的法官介绍,他所在的法院禁止个人开微博。其他几个朋友所在的法院层级不一,对法官开通个人微博的态度各有不同:有的禁止,有的是不禁止也不鼓励,还有的是不禁止,但是如果开通个人微博,需要到人事(政治)部门备案。根据朋友与同行之间的交流来看,外地各级法院的做法也是大同小异。总体而言,与各级法院在最高法院的鼓励下,开通官方微博的热情相比,法院对法官个人开通微博的态度相对冷淡,甚至有所抑制。 (更多…)

对话(223):微博也有知识产权

星期五, 十一月 8th, 2013

原文首发于2013年10月29日《法制日报》视点栏目,原标题《法官详解微博知识产权焦点问题》,作者“张昊”,感谢“葛峰”的推荐。】

时间:2013年10月

地点:《法制日报》

人物:姜颖(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法官)

对话人:张昊(《法制日报》记者) (更多…)

英国司法如何应对媒体越界

星期二, 十月 22nd, 2013

原文首发于2013年10月17日《南方周末》,原标题《你的网络报道违法吗——英国检方诉报业公司案的启示》,感谢作者“葛峰”的友情分享。作者曾撰文《给司法解释多一些理由和时间》。】

目前,传媒或自媒体在网络上,对正在审理的刑事案件报道严重失实或恶意进行倾向性报道,损害司法权威、影响公正审判的,该如何承担法律责任的问题,逐渐受到司法机构和公众的关注。

在国内的相关讨论中,人们时常会援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接受新闻媒体舆论监督的若干规定》和《中国新闻工作者职业道德行为准则》为依据讨论这个问题,但这些规定稍显宽泛,也没有个案系统地讨论过这个问题,所以,网络即时新闻报道越界与否的判断标准很难把握,法律责任也并不明晰。国外的法庭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办?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