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老王周日专栏’的文章

让腚沟子漏得更多点吧

星期三, 五月 26th, 2010

母亲在农村生活了大半辈子,到西安之后有两个变化。第一个变化是喜欢看新闻了,尤其是陕西1套每天下午18点和晚上22点被西安警方包场的第一新闻;第二个变化就是不再抱怨我买的东西又贵了。之前在宁夏时我买回家的东西,通常都是按半价给老人家报告的,比如120个人民币的衬衣,就说是60块,20块钱的香蕉就说是10块,10块钱的烟就是5块,就这她还总嫌买贵了,她的物价标准来自于早年的预旺市场和银川南门广场上的地摊。

母亲的第二个变化源于买了几次10块钱一斤的大蒜之后,另外纸尿裤和奶粉100块钱往上的价格也是促使母亲改变的因素之一,以及其他等等。我最近买回家的东西母亲已经不再问价格了,我也不打算告诉她,但我能从她流露出的神情里看出无奈。 (更多…)

人命的行情

星期四, 五月 6th, 2010

我母亲在玉树地震赈灾晚会之后始终无法理解曹家父子慷慨而出的1个亿,她一直想不通这个世界上怎么有些人那么有钱。而在我的老家某女星精确到个位数的捐款也被津津乐道。电视里,那些企业的大佬们抓住每一次面对摄像头的机会奋力的将自己企业的牌子高高举起,如果不是因为主持人故作悲伤的做作,你会认为这里正在进行的是央视2010年的广告拍卖会,感谢玉树以及死去的2000多个同胞让他们有了一次如此光鲜的露脸机会。(【西安e报】483期之3)

我们习惯把这种镜头呈现出来的东西叫做“大爱无疆”。同时,我们不得不承认在汶川的基础上来操持玉树的一切,显的如此的游刃有余,哪怕是作秀。这就是经验的好处。 (更多…)

一座城市的足球妄想

星期一, 四月 19th, 2010

陕西中建浐灞,就是当代社会山寨文化在足球领域内下的一个蛋。山寨的足球思维、山寨的技战术、山寨的主教练、以及无比难看的山寨球衣。那些看起来的野心,实际上一点都经不起分析。

很多时候,在看陕西的比赛时,我都会不自觉的穿越,回到5年前。如果不是因为一两个外援黑色的面孔在眼前晃过,我在就会不自觉的以为是在看一场朱广沪时代的国家队比赛。战术、踢球风格、用人、以及迟迟不能进球却屡屡输球的境况都无比相似。朱广沪借此还魂。曲波、毛剑卿、于海、孙继海、赵旭日的身上,寄托着朱广沪未尽的国家队遗愿。但是历史是无法重演的,谁都知道那一届国家队早已经死翘翘了,连同老朱的梦想。 (更多…)

[IN人手记]恭贺老王…

星期五, 四月 9th, 2010

今天15时58分,INXIAN主打栏目【西安e报】主创之一、“周日专栏”的作者“老王”同学正式从丈夫升级为父亲…在各位叔叔、阿姨、舅舅、舅妈、姑姑、姨妈的千呼万唤之后,王景同(注:昵称王小柱)同学终于来到了这个世界!

我难以想象,此时此刻,老王和王嫂会以什么样的笑容老迎接这个新生命的诞生?

此时此刻,我死活打不进老王的电话,老王的电话成了比热线还热的线! (更多…)

一颗追求A片的心

星期二, 三月 2nd, 2010

尽管天气预报告诉我们,在过完了正月十五之后,气温骤降,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将暂时回到春节前的那种寒冷中去,但是天可怜见,在过去的这一个周的工作日内,我们的那一颗饱食人间烟火的心比任何时候都火热(【西安e报】427期之6)。

周例会上,大家都在汇报上周都干了什么,尽管各人的工作不同,但其实都可以这样发言: (更多…)

西咸新区:憋了8年的蛋

星期二, 二月 23rd, 2010

2009年某次西安市网络公开日,C市长参加,活动结束,领导离开演播室,某中年网友上前问好握手,说:“C市长,你也帮一把庄长兴么,庄市长是你老弟,西咸一体化喊了这么多年一点进展都没有,你拉一把吧。”市长没有停步,回头说:“你说的这是省上的事么?”然后和工作人员快步离开。

几个月后的2009年6月,国家正式颁布《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规划》,明确提出加快推进西咸一体化,2010年2月21日,西咸新区3个机构宣告揭牌(【西安e报】427期之4),西咸新区正式迎来实质性破冰。这一天距离2002年12月28日,西咸两市签署《西咸经济发展一体化协议书》足足过去了8年。 (更多…)

操TM蛋,不写了,晚安吧,看笑话的人们

星期三, 二月 10th, 2010

面对罗玉凤,被尴尬,被雷都很正常,毕竟这是一个很容易找到优越感的时代,无论是在物质上,还是在精神上,甚至在智商里。

罗玉凤,身高1米46,25岁,相貌普通甚至可以用丑陋来形容。綦江师范学校2006年毕业,后成为一名小学教师,工资很低,但坚持给家里寄钱,2008年8月赴上海打工,在一家超市当收银员,月收入不过千余元。离开重庆前曾谈过4次恋爱,没有具体进展。 (更多…)

《阿凡达》真正想告诉你的是什么?

星期六, 一月 9th, 2010
  • 导演试图通过NB的电影特效来告诉内心荒凉的现代观众,什么叫做真正的自然与和谐。
  • 如果可持续发展是一条理想直线,那么人类的现实发展就是一条不停向两边膨胀出去的曲线,这样的两条线只会多次相交,而不会重合,永远也不会。
  • 人类文明第一强势出现在宇宙中,但是依然下场悲惨,詹姆斯·卡梅隆要让我们反思什么?
  •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站用“蛮荒的祭祀仪式”这样的用词来形容纳威人对圣母树的膜拜礼仪,动听的丛林音乐并未打动冷漠的现代人心。
  • 詹姆斯·卡梅隆用160分钟告诉我们的不仅仅是NB的特效和NB的想象力,还有更重要的就是人类文明的方向。

同事的儿子9岁,走出电影院问他爹,什么叫阿凡达(avatar)?同事说,他虽然支吾了几句,但其实儿子的问题还是把他给问住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