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为‘QQ’的文章

[西安e报:2701期]黑产

星期日, 五月 15th,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截稿于5月15日。一年前的今天,至少46人摔死在淳化的山沟里,大都是被忽悠去「旅游」的老人(2653之5)。

本周,在墙外的 twitter 里,一个名为「shenfenzheng」(此帐户已被注销,目前的帐户为heisechanye)的神秘人物公开了马云、王健林、邓家贵、司马南、胡锡进、潘石屹等人的隐私信息,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墙外各大媒体纷纷进行了报道。神秘人物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些信息是从哪些渠道被神秘人拿到的呢?

答案是:「互联网黑色产业」。 (更多…)

杀死魏则西的到底是什么?

星期三, 五月 4th, 2016

原文首发于凤凰评论,作者“聂日明”系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

21岁的大学生魏则西去世了,他的死刷爆了朋友圈(2684期之92687期之42688期之2、3、42689期之1)。魏则西大二时发现患上滑膜肉瘤,通过百度搜索,他到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简称“武警二院”)尝试“肿瘤生物免疫疗法”,然而这种疗法在美国早己被淘汰,与斯坦福大学的合作也是虚假宣传,魏则西及网友质疑武警二院及相关医生存在欺骗行为;因医学信息竞价排名而饱受争议的百度也再次被质疑。

尽管魏则西患上的滑膜肉瘤是非常危险的病症,在现有医疗条件的限制下,生存的可能性与期望生存时间都很低,但武警二院相关科室的种种行为,延迟了魏则西寻求其它更有效治疗方案的时间,客观上降低了生存概率与期望生存时间,浪费了患者的资金,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如果病患家属起诉医院,也是医院承担举证责任。 (更多…)

[西安e报:2688期]当阿Sir遇见阿Sir

星期一, 五月 2nd, 2016

西安制造,本土视角,本期e报截稿于5月2日。今天,澳大利亚商人Craig Wright公开承认,自己就是比特币的发明者。

[1]不打棍子

4月30日,桂枝党姓媒体上下一片欢腾,对于习帝最新的《与青年代表座谈会上的讲话》尽显跪舔之责(2686期之[本周重点])。原话是:“…即使一些意见和批评有偏差,甚至不正确,也要多一些包容、多一些宽容,坚持不抓辫子、不扣帽子、不打棍子…”

话音未落,曾经因为批评“党媒姓党”而被拔了舌头的任志强(2621期之12625期之1),也接到了他所在的西城区纪委的处分通知。在北京西城官网挂出的通稿中是这么说的:“华远集团原党委副书记、董事长任志强同志多次在微博、博客等网络平台和其他公开场合公开发表违背四项基本原则、违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等方面的错误言论,其行为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决定给予任志强同志留党察看一年处分。” (更多…)

关于非物质极简的碎碎念

星期日, 五月 1st, 2016

原文首发于博客《陪你看细水长流》,感谢作者“满儿”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获得幸福的能力》。上篇回顾《我所理解的极简主义生活》。】

前一段日子经历的极简主义,让我有过极端,因为扔扔扔真的很爽也很上瘾,不亚于买买买。买买买会出错,扔扔扔也一样吧,也许这就是人生吧,不断试错,螺旋的上升。

物质的极简真的是表皮,如果没有内在的充盈,扔之后的短暂刺激后,还是寂寞。

有时候我会想,人的欲望到底有多大,诚然欲望会令人产生奋斗的动力。役于物,而非被物役,欲望其实是填不满的,我想,我们应该学会把控欲望,而不是被欲望牵着走。我们麻木的追随者潮流与偶像走,我们死了都要漂亮的想法,我们看见喜欢的物品都要买下来去占有它,我们看到别人的车子房子就去羡慕,我们看到很多东西就要追逐…日复一日下来我们自己的生活到底获得了什么;人到底需要多少东西,才可以活的很好? (更多…)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星期二, 四月 19th, 2016

这几天“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梗特别火,我想起这些年翻船的友谊。

小学的闺蜜,名字谐音的关系,外号“金鱼”。她爸和我爸是同事,我们住在一个家属院,上下学一起,她和我们班一个男生谈恋爱(没错,四年级开始的恋爱,一直到小学毕业)。我这一会儿娘家一会儿婆家的身份自然我们走得更近了。

那时候小男孩撩妹绝没有如今wuli老公宋仲基的绝招。一群男孩子在放学后经常追到她家楼下用陕西话叫她外号,还一定要喊出儿化音才觉地道,心虚的金鱼妹一个人害怕,放学就叫我一起去她家写作业。有次男孩们在楼下喊了半天没人应居然跑到她家所在的楼层,为东户西户争论的时候,我俩透过猫眼偷窥外面的动静,听见外面说“这家里面有人往外看!肯定是这家”吓得赶紧蹲下。 (更多…)

孤独的勇士

星期六, 四月 9th, 2016

原文首发于东网,作者“莫之许”。】

2016年4月8日,经过一年半的羁押之后,曾于2014年在广州街头拉横幅支持香港雨伞运动的王默、谢文飞(真名谢丰夏)被广州中院判以4年半的重刑,并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同日,曾在广州举牌撑香港的张圣雨(真名张荣平)亦被判以4年重刑。三人的罪名皆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这一结果并不出人意料,在2015年11月的庭审当中,王默和谢文飞不仅当庭高呼口号,其自辩词也曾一度流传于网络(相关:王默:抗争才有自由),在其自辩护词中,没有常见的去政治化辩白或躲闪,而是直接陈述自己的理想和追求,展现出了当代抗争者的新风貌。 (更多…)

微信越用越多,朋友越来越少

星期五, 二月 26th, 2016

原文首发于公众号“来看”(ID:letussee23),感谢作者“菜菜3023_来看”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大方承认自己是个傻逼》。注:作者已授权INXIAN发表,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1

最近有很多朋友跟我抱怨,自己微信加了很多陌生人,各种各样的群加起来数量也快过百了。

每当这时候,我都会“安慰”他们说,你们这算什么,我有3000多好友,300多个群。然后我就把带着数字和小红点(微信未读消息)的截图“云淡风轻”地发过去。

被我的图片暴击之后,他们纷纷得到了治愈,于是我也时常活在自己是“治愈小公举”的幻觉之中。

但每个人都该知道,这种“比谁更惨”的游戏,除了能让深浸其中的人得到暂时性的毒品式安慰,根本没有卵用。

最重要的是,我们每天依然得面临手机卡爆和血压升高的现实性问题。 (更多…)

新媒体记

星期五, 一月 29th, 2016

1、我是个互联网从业者,不过我一直没有弄明白什么才是新媒体?但我总被人叫做「新媒体人」,他们动辄就把我做过的几件事称之为「新媒体」「自媒体」,一个个花式概念从他们的嘴里喷薄而出,如口吐莲花。需要多解释一句,我并非纸媒出身,本行也不是记者。

(更多…)